轻又

寂雷厨。
神宫寺寂雷真是太好了,
我为什么要画图玷污他咧?
欢迎约稿私信!
微博/b站@轻又
Pixiv id=3449894
twi@neovialotus

[米英]Rose of England

你使我患病,从指尖一路蜿蜒至五脏六腑。

现在,你阖上眼帘,笑容恬然。

于我心中,你的眼灼灼燃烧,余烬尚存,久久不息。

我的视线向下——红色的花瓣精致重叠,蜿蜒交合于花蒂的一点。

那也是你的一部分。

Rose of England.

=====

世界会议的休息时间。

休息室。

阿尔拉开窗帘。

嘶的一声,阳光洒进来,照在角落靠椅里亚瑟的睡脸上。

"……"

亚瑟眼皮微颤几下,然后睁开眼。

"我在睡觉。"

"我没注意到你在这。"

敞开的落地窗前,阿尔耸耸肩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亚瑟皱眉,直起身来。衣料不经意蹭到怀里的玫瑰,一片红色的花瓣被蹭掉在地。

瞥了一眼地上,亚瑟顺手把玫瑰放在桌上,有些厌恶地抬眼看向阿尔。

"收到这个就这么开心?英/国你看起来像笨蛋一样。"

"哪里开心了。"亚瑟微微移开视线。

阿尔向亚瑟走来,像是故意般踩过地上的花瓣。

然后他开口,平静地:"Rose of England."

"什么?"

"我在想这个词的真正含义。"

"有空想这个还不如仔细考虑考虑待会的提案啊。"

"hero的提案当然是完美的。"

沉默。

亚瑟好像已经困到懒得反驳了。

"总之,hero我先走了,还有和整个世界相关的要事要做。顺便,既然发现你在这里,就不想再和你闻一个房间的空气了。"

阿尔露出一贯的ky式微笑,走去开门。

亚瑟打了个呵欠:"真巧,我也不想。"

=====

Rose of England.

属于你一部分的,独一无二的玫瑰芳香。

你真正的玫瑰藏于何处?

脸颊,脖颈,锁骨,还是乳尖?还是更深处的……?

送你玫瑰的家伙触碰过吗?

想要触碰你的脸颊,然后一路游走,从脖颈到锁骨,从锁骨到乳尖,从乳尖到更加隐秘的花园。

或者想要破坏这一切,想要撕开你的西服,刺入你伪装的表皮,品味,舔舐,啃咬,加以交叠,不放过每一处感官。

明知道这些想法是罪恶的,却因此兴奋得颤抖。

人怀抱着罪恶出生。每个人都有着诸如此类罪恶的本初想法,脱离本性的自尊却将他们束缚。

所以人们患病。

你使我患病,引我跨过世间一切的是非黑白。

=====

今天依旧是普通的一天。

并没有任何改变。

也并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
阿尔旋转门把手,向左两圈。

指缝间露出的小钥匙白光一闪。

他终究只有锁门的勇气。

评论

热度(11)